台湾要重新检讨联美抗中路线

中时社论

特朗普穷尽手段拖延大选投票流程,但大势底定,他未能通过选票的检验。特朗普功败垂成,在对外关系上,象征了对中政策的失败。民进党政府过去4年一味服膺美国,换来象征性的“台美关系空前友好”口号,实质成果乏善可陈;却造成两岸关系恶化,台海剑拔弩张,和平现状岌岌可危。白宫易主美中台三边关系将重新建构,民进党政府如不能亡羊补牢,将是台湾人民的悲哀。

世界各国多认为民主党拜登赢得选举有利世局发展,唯独台湾显得纠结,特别是绿营“川粉”高度关切如拜登当选,美国将修正中国政策,对台湾不利。凸显了台湾长期依附在美国庇护之下,但又处处受到美中强权竞争牵制的心理矛盾现象,民进党4年来的外交更丧失了独立自主之精神,无法精确掌握美国政情发展,反中、仇中意识形态更驾淩了国家安全及人民利益。

美国将修正中国政策

客观分析“后特朗普时期”的美中台三边关系,拜登明年元月就职,承袭的是一个仍笼罩在新冠肺炎威胁下,而且“地理、意识形态、经济”分裂的国度,如无法有效处理大流行疫情,脱离经济困境,凝聚国内共识,衰退的美国无法恢复世界领导地位,重建以民主价值及规范为基础的世界秩序,更难以成功对抗、吓阻崛起的中国。

美中关系将持续主宰美国对外关系,成为未来世局的主轴,特朗普遗留下美中“战略竞争”格局短期内不会改变。但拜登强调,愿意在符合美国利益的领域与中国合作,包括公共卫生、气候变迁、核子扩散等,打开合作之窗,可望为美中关系良性发展创造良好机会。

两大强权对抗层面,拜登政府反对“新冷战”及美中“全面脱钩”的战略构想,认为印太地区两大强权“共存”并非不可能,与特朗普的“零和赛局”完全不同,但为了达成共存目标,拜登主张美国必须维持充分、可信的吓阻能力,同时要展现吓阻决心。

至于最敏感及大家最关切的台湾问题,拜登顾问团队支持回归传统“一中”政策,维持“战略模糊”,避免片面改变现状的默契仍是维持两岸关系和平稳定的最佳途径。他们甚至认为,台湾是美中关系历史上不为人知的成功故事,在美中采取灵活、细腻安排下,台湾得以在模糊空间中成长、繁荣、民主化,甚可作为美中处理其他挑战的典范。

拜登政府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基本上回到奥巴马政府时期,恢复美国在两岸关系中的“稳定者”角色,与特朗普可说是分道扬镳,却也形成台湾面对新局的最大挑战。过去4年,民进党政府基于反中心态及台独意识形态,甘为美国抗中的马前卒,并希望借助美国之力能脱离中共统一压力,结果不但未能达到目标,反而造成台海军事对峙高升,逼近战争边缘,现在美国改弦易辙,令台湾方向顿失,不知何去何从。

在这次选举中可以很明显看出,中共对特朗普可谓深痛恶绝,认为特朗普百般丑化、挑衅、压制中共,将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全部甩锅中共,而美台联手抗中更是侵犯了中共的核心利益,导致三边关系出现结构性的变化。中共方面认为,他们这次成功挺过了特朗普的反中行动,也代表美国力量逐渐弱化,特朗普下台符合中共的期望,也使中共信心倍增,形成另一个令台湾不利的因素。

为新局面创造新契机

民进党政府到晚期才意识到美国选举可能的冲击,蔡英文总统近日连续发表公开谈话,无论选举结果为何,持续深化与美国共和党及民主党之关系。但宣示性谈话无法化解台湾的处境艰难,特别是民进党过度选边、押宝特朗普已成为台湾与新政府沟通、发展关系的障碍。

拜登承诺要深化与台湾的关系,但民进党政府过度依赖共和党保守派,对美台关系及两岸关系的伤害已经造成,蔡总统应负责任检讨过去4年的错误,并勇敢改变联美抗中、远中策略,回到亲美,不仇中路线。台海紧张情势在拜登政府上台,美中关系可望较为稳定前提下,应可降低。两岸应掌握机遇,先从降低敌意、避免军事冲突做起,梳理出模糊或清晰地带,再寻求恢复对话机制及合作机会,两岸领导人最近都抛出两岸和平发展的橄榄枝,希望能为新局面创造新契机。